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46_自己與自己聊天 > 少將孫福生


少將孫福生

我讀測量學校大學部的三十二期同學朱金水先生,常常參加我主持的台灣雷藏寺的護摩火供。
朱金水同學是第一名畢業的。
二O一四年十二月六日
我又有一位學長,三十期的孫福生,他畢業後一直留在軍中,當到測量署的少將署長,孫學長也來參加我的法會。
孫福生少將署長,是我們最高階的測量署長了。
那天,我特別高興。
在學校:
孫福生有圓圓的臉,經常掛著笑臉。
個性溫順。
人緣很好。
事情很好商量。
我與朱金水同學,與孫福生學長同桌吃飯(法會後)。
我說:
「我們都老了!」
孫福生說:
「我七十一歲。」
我說:
「我七十歲。」
孫福生說:
「你看起來不老!」
我笑了:
「大家都喜歡這麼說,但,實際上是七旬老翁了。」
我突然沉默了,我在想一個問題,我們當年在測量學校,都是二十歲的青年,如今,五十年都過去了。」
同學中,洪積強、陳震華、曾渝敏、沈雲海……都不見了。
不勝唏噓。
我自己問自己:
「你會死嗎?」
我答:
「每一個人都會死!」
「你害怕你會失去一切嗎?真佛宗、家、妻子、兒女、孫子、你的車子、你的財物?」
我答:
「沒有人能帶走一絲東西!」
「你最喜愛的?」
我答:
「最喜愛的,最不喜愛的,一樣!」
「財、色、名?」
我答:
「一樣!」
「你會覺得有遺憾嗎?」
「沒有。」
「你真的看得很開了,是嗎?」
「是的。」
「是誰教你能看得很開呢?」
我答:
「是釋迦牟尼佛及文殊師利菩薩。」
「佛陀及菩薩教你什麼?」
我答:
「死就是夢醒!」
「你確認你會夢醒?」
我答:「我早就是夢醒者,我沒死,但,已夢醒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