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46_自己與自己聊天 > 跳肚皮舞的女人


跳肚皮舞的女人

香華雷藏寺辦晚會,晚會的第一個節目是「肚皮舞」。嚇!是肚皮舞
這使我聯想到:
全身裝扮著華麗薄紗的女郎,露出肚臍的腹部,配合著音樂。
扭腰擺臀。
晚會一開始──
約有七位女子跳「肚皮舞」,她們不是同門,而是從外面請來的。環肥燕瘦,七彩衣飾,眼花撩亂。
與我想像有一點不同的是:
「在裸光的肚皮上,又加蓋了黑色的薄紗,已看不見肚皮了!」
我問:
「為何加蓋黑紗?」
旁人答:
「因為盧師尊是和尚。」
我說:
「我也是男人。」
旁人打「哈哈」,支吾過去了!
我自己與自己聊天,「和尚可以看肚皮舞嗎?再進一步說,和尚可以看脫衣舞嗎?再進一步些,和尚可以看裸體畫嗎?再再進一步說,和尚可以…………。」
「什麼是善?」
「什麼是惡?」
我說:
「在一般人來說,他們看肚皮舞,是可以的;但,和尚就不可以。」
「善與惡,很難劃一個界限。」
他人看,善。
和尚看,惡。
所以肚皮上要掛上黑紗遮住。變成肚皮舞中的不是肚皮舞!
我記得有個笑話:
一位山上砍柴的樵夫。
在深山中與一位修行的和尚見面。
樵夫問:
「你尚有妄念否?」
和尚答:
「每月三次。」
樵夫說:
「果然功德高深,修持有定境也!令人敬佩。」
和尚接著說:
「每月三次,但一次十天。」
哈哈哈!
我問我自己:
「你會因為看到肚皮舞,就會昇起慾望嗎?」
我答:
「不會。」(肚皮有何好看)
「你會因為看了脫衣舞,而昇起你的慾望嗎?」
我答:
「不會。」(無情無愫)
「你會因為看到裸體素描,而昇起你的慾望嗎?」
我答:
「不會。」(紙片人)
「別人呢?」
「別人我不知道!」
「你為何不會?」
我答:「我的修行,可控制我的慾望,來去自如之故。」
我又說:「我知我空,你空,他空。」我可以看「肚皮舞」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