蓮生活佛盧勝彥 真佛全球資訊網
首頁 > 蓮生活佛 > 師尊文集 > 243_荒誕奇談 > 戀妻


戀妻
 盧勝彥文集第243冊《荒誕奇談》 - 戀妻 
 
        我有一位老年弟子「蓮花震南」,他在暮年喪妻,痛不欲生。因而常常想跳樓自盡,其家人守護著他,勸他不可自殺,他不聽。
  「蓮花震南」與妻子,感情好的不得了,妻子逝後,家中東西都不更動。
  他拿妻子的衣服,每天嗅。
  想著生前的恩愛。
  想著海誓山盟。
  想著甜言蜜語。
  他拿著妻子的照片,往事難忘。入神的想東想西。
  一會兒哭。
  一會兒笑。
  口中喃喃自語,全是生前的對話。
  他足不出戶。
  彷彿聽見妻子回家的關門聲。
  聽見妻子在廚房切著菜的「得、得、得」的聲音。
  半夜醒來,彷彿妻子坐在床頭。
  在樓梯,彷彿妻子正在走路下樓。
  他茶不思。
  他飯不想。
  常常痛哭流涕,一天哭很多趟。
  他在陽台灑水澆花,便想起每天的妻子,也一樣在陽台澆花。他幾乎入神了,很想飛躍欄杆,跳下去,隨妻子而去。
  他的子女,看父親,好像入了魔似的。因為他失蹤了,到處都找不到。
  最後,找到了,原來父親獨自一個人,跑到妻子的墳頭,徘徊悲悽,一直坐在墳頭上哭,哭到不成人形,形容憔悴。
  他的子女無法,便找到盧師尊這裡,希望我作個法,能讓父親過正常的生活。
  我畫了三道符。
  一、讓「蓮花震南」勿胡思亂想。
  二、讓「蓮花震南」快樂。
  三、讓「蓮化震南」有正念。
  符化之後:
  有一天晚上,他彷彿看見妻子獨坐在往日的梳粧台前,神情落漠,不言不語。
  他上前。
  妻子亦不避。
  他伸手欲摸撫她。
  妻子躲之。
  他問候她:「妳現在好嗎?怎可躲我?」
  她不言不語。
  他追問她:「何以不似從前?」
  她答:
  「你我萍水之緣罷了!緣分已盡了。以後,你是你,我是我。我去了,去過屬於我的日子。我們永別了!」
  妻子焂忽不見!
  「蓮花震南」一聽如此絕情之語,自此痛念頓消,絕了相思念頭,一切正常了!
  ●
  我說:
  「蓮花震南」能因此而斬斷「戀妻」之心,也算是從糊塗歸回明白的正常人。
  但。
  如果人人均存如此的見解,父子兄弟夫婦,彼此之間的情誼,是否會淡薄如紙呢?這也是一大問題。
  如何才是好?